Udsuki

但在冬天光线过于充足的日子里

我透明的心甚至也有光线爬进

也就是在这种时候

我一边幻想自己身上生出无遮无拦的双翼

一边强烈地预感到我这一生恐将一事无成

三岛由纪夫 《天人五衰》

想约你河边喝茶看书打盹儿闲聊。

想被你装进口袋,
被你的气息包围,
被你永生的宠爱。

只要是你带给我的,什么都可以接受。
爱也好,不爱也好。
开心也好,痛苦也好。
在一起也好,分开也好。
你不放弃我,我是不会离开的。
你放弃我,我就走开。
虽然才二十好几,可我早就明白,只有你。
也明白不能否决自己分开后还可能爱别人的能力,但谁都不是你,只有你才能拥有整个我。


恋爱让我满脑子都是你。

停止不了一直想你。

好想你啊,呜哇。

终于,让自己飞了起来,是掉落的飞翔。

对不起,谢谢,再见。

杨先生。

我要成为飓风负担里的一部分,还是让他甩开我各自自由飞翔呢?

这种问题我永远下不了决心,没办法自己做出离开的选择。

为什么飓风不能狠心一点呢?为什么随意摧毁事物的飓风,不能仅仅甩开我呢?

于是在一个又一个的负担下,飓风变为了不会流动的空气。

又再次在疲惫的夜晚因你流泪。

是我自己的问题,我的错吧,我自找的。

再次点燃自己。还是一样的痛。



词不达意,又荒谬无措。

揪心又认真的,非玩笑。

坠落到雨里的我,被过往的行人踏得稀烂,泥泞又扭曲,让人恶心作呕,不愿施舍一个平淡的眼神。只有阳光和往常一样,亲抚我后,又去温暖你。

红蓝。